中国語テクストにおけるディスク-ル/イストワ-ル時間の指示子による形式的識別

研究成果: ジャーナルへの寄稿記事

抄録

法國語言學者 Émile Benveniste 指出的一對著名概念,即叙述文 discours 與歴史文 histoire 闡明了語言的普遍性的一個側面。漢語沒有形態變化,所以不可能像印歐語那樣根據時制和入称等形態來區別。但漢語的時間指示詞的用法却明確地反映出述文/歴史文的不同。漢語文本中也有敍述文/歴史文這雙重性質,它把敍述者的敍述時間/作中人物的故事時間表現得十分清楚、不會發生混乱,從而使敍述故事或故事被敍述得以成立。 本文將探討辨別敍述文/歴史文時用來作爲指標的時間指示詞。在現代漢語中,''如今"現在" "昨天~今天~明天" 這一系列是屬於敍述文的,而"此時" "前日~此日~次日" "這時候""前一天~這一天~第二天" 這一系列是屬於歴史文的。同様的現象也存在於古代漢語的白話文和文言文當中,但作爲指標的個別指示詞由於詞語的歴時性變化有些感變動。 Benveniste 的理論後來發展成熱奈特 Gérard Genette 的敍事 récit/ 敍述 narration/ 故事 Histoire 之分,從而也可以看出以語言學爲基礎的文學研究能不斷開拓新的領域的可能性。只有正確地把握語言的基本性質,纔能進行踏踏實實的文學文本分析。巴爾特 Roland Barthes 曾説 : "研究文學的人有時要求還沒有出現的語言學也是很有必要的。" 這句話對文學研究者是極富有啓發意義的。
元の言語Japanese
ページ(範囲)233-249
ページ数17
ジャーナル山形大學紀要. 人文科學
13
発行部数1
出版物ステータス出版済み - 1 1994

これを引用

中国語テクストにおけるディスク-ル/イストワ-ル時間の指示子による形式的識別. / 中里見敬.

:: 山形大學紀要. 人文科學, 巻 13, 番号 1, 01.1994, p. 233-249.

研究成果: ジャーナルへの寄稿記事

@article{98604e4ba547412f9790973d56ad1f73,
title = "中国語テクストにおけるディスク-ル/イストワ-ル時間の指示子による形式的識別",
abstract = "法國語言學者 {\'E}mile Benveniste 指出的一對著名概念,即叙述文 discours 與歴史文 histoire 闡明了語言的普遍性的一個側面。漢語沒有形態變化,所以不可能像印歐語那樣根據時制和入称等形態來區別。但漢語的時間指示詞的用法却明確地反映出述文/歴史文的不同。漢語文本中也有敍述文/歴史文這雙重性質,它把敍述者的敍述時間/作中人物的故事時間表現得十分清楚、不會發生混乱,從而使敍述故事或故事被敍述得以成立。 本文將探討辨別敍述文/歴史文時用來作爲指標的時間指示詞。在現代漢語中,''如今{"}現在{"} {"}昨天~今天~明天{"} 這一系列是屬於敍述文的,而{"}此時{"} {"}前日~此日~次日{"} {"}這時候{"}{"}前一天~這一天~第二天{"} 這一系列是屬於歴史文的。同様的現象也存在於古代漢語的白話文和文言文當中,但作爲指標的個別指示詞由於詞語的歴時性變化有些感變動。 Benveniste 的理論後來發展成熱奈特 G{\'e}rard Genette 的敍事 r{\'e}cit/ 敍述 narration/ 故事 Histoire 之分,從而也可以看出以語言學爲基礎的文學研究能不斷開拓新的領域的可能性。只有正確地把握語言的基本性質,纔能進行踏踏實實的文學文本分析。巴爾特 Roland Barthes 曾説 : {"}研究文學的人有時要求還沒有出現的語言學也是很有必要的。{"} 這句話對文學研究者是極富有啓發意義的。",
author = "敬 中里見",
year = "1994",
month = "1",
language = "Japanese",
volume = "13",
pages = "233--249",
journal = "山形大學紀要. 人文科學",
issn = "0513-4641",
publisher = "山形大学",
number = "1",

}

TY - JOUR

T1 - 中国語テクストにおけるディスク-ル/イストワ-ル時間の指示子による形式的識別

AU - 中里見, 敬

PY - 1994/1

Y1 - 1994/1

N2 - 法國語言學者 Émile Benveniste 指出的一對著名概念,即叙述文 discours 與歴史文 histoire 闡明了語言的普遍性的一個側面。漢語沒有形態變化,所以不可能像印歐語那樣根據時制和入称等形態來區別。但漢語的時間指示詞的用法却明確地反映出述文/歴史文的不同。漢語文本中也有敍述文/歴史文這雙重性質,它把敍述者的敍述時間/作中人物的故事時間表現得十分清楚、不會發生混乱,從而使敍述故事或故事被敍述得以成立。 本文將探討辨別敍述文/歴史文時用來作爲指標的時間指示詞。在現代漢語中,''如今"現在" "昨天~今天~明天" 這一系列是屬於敍述文的,而"此時" "前日~此日~次日" "這時候""前一天~這一天~第二天" 這一系列是屬於歴史文的。同様的現象也存在於古代漢語的白話文和文言文當中,但作爲指標的個別指示詞由於詞語的歴時性變化有些感變動。 Benveniste 的理論後來發展成熱奈特 Gérard Genette 的敍事 récit/ 敍述 narration/ 故事 Histoire 之分,從而也可以看出以語言學爲基礎的文學研究能不斷開拓新的領域的可能性。只有正確地把握語言的基本性質,纔能進行踏踏實實的文學文本分析。巴爾特 Roland Barthes 曾説 : "研究文學的人有時要求還沒有出現的語言學也是很有必要的。" 這句話對文學研究者是極富有啓發意義的。

AB - 法國語言學者 Émile Benveniste 指出的一對著名概念,即叙述文 discours 與歴史文 histoire 闡明了語言的普遍性的一個側面。漢語沒有形態變化,所以不可能像印歐語那樣根據時制和入称等形態來區別。但漢語的時間指示詞的用法却明確地反映出述文/歴史文的不同。漢語文本中也有敍述文/歴史文這雙重性質,它把敍述者的敍述時間/作中人物的故事時間表現得十分清楚、不會發生混乱,從而使敍述故事或故事被敍述得以成立。 本文將探討辨別敍述文/歴史文時用來作爲指標的時間指示詞。在現代漢語中,''如今"現在" "昨天~今天~明天" 這一系列是屬於敍述文的,而"此時" "前日~此日~次日" "這時候""前一天~這一天~第二天" 這一系列是屬於歴史文的。同様的現象也存在於古代漢語的白話文和文言文當中,但作爲指標的個別指示詞由於詞語的歴時性變化有些感變動。 Benveniste 的理論後來發展成熱奈特 Gérard Genette 的敍事 récit/ 敍述 narration/ 故事 Histoire 之分,從而也可以看出以語言學爲基礎的文學研究能不斷開拓新的領域的可能性。只有正確地把握語言的基本性質,纔能進行踏踏實實的文學文本分析。巴爾特 Roland Barthes 曾説 : "研究文學的人有時要求還沒有出現的語言學也是很有必要的。" 這句話對文學研究者是極富有啓發意義的。

M3 - 記事

VL - 13

SP - 233

EP - 249

JO - 山形大學紀要. 人文科學

JF - 山形大學紀要. 人文科學

SN - 0513-4641

IS - 1

ER -